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薄命红颜录(16)梦贵的女儿们  

2014-04-26 14:45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梦贵,是我们村唯一的地主。

       他本来叫“孟贵”,共产党来了之后,斗地主分田地,他一下子成了活在全村最底层的穷光蛋、受气包,荣华富贵皆成梦,自己就改成“梦贵”了。那时,百姓大多不识字,本不知道他叫的到底是“梦”还是“孟”,觉得这个名字还真符合他的命运,也就都叫他“梦贵”了。

      梦贵家这个地主,当年只有300来亩地,占全村三分之一,不算大户。但由于是诗书传家,不属于“土豪金”之类,所以名声倒也显赫。梦贵娶了个媳妇则更加显赫——全县闻名的大地主、名震四方的民团头子的千金。结婚的时候,女方送轿的来了八条彪形大汉,个个骑着高头大马,挎着双把盒子炮,说是防备土匪绑票。那时候,我县几乎是遍地土匪,绑新郎和新娘是他们最乐意干的事。

      多年来,每想起梦贵家的历史,我便生出无边的感叹。他家的兴旺和衰败,那真叫一个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。短短的二十来年,一个风光无限之家便家破人亡了。

       跑题了,还是回头来说他的女儿们。

       梦贵的“白富美”妻子一连生了5个女孩,夭折2个,剩3个。梦贵气地说:“你哪怕生个儿子养不活呢,也算你会生儿子不是?”这话果然应验,妻子第六胎生了个儿子,不到1岁,死了。梦贵从此认命了,明白了“人不可与命争”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事更让他不得不认命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 1945年,日本鬼子投降,八路军 来了。国民党忙于抢占大城市,没来和共产党抢夺这穷乡僻壤。共产党迅速建起了政权,开始了最早的“土地改革”。梦贵一家被扫地出门,赶到原先的牛圈里居住。土地房子衣服被褥家具什物统统被穷苦人分走了,丫鬟下人被赶回了家,趾高气扬盛气凌人被打成了低头弯腰低声下气。梦贵不服,怀着复仇的梦想逃到了济南,参加了“还乡团”,准备随国民党大军杀回老家,报仇雪恨。但党国的大军实在不争气,打到了梦贵家乡边上却兵败山倒了,不久又逃到了台湾。梦贵在村里人五人六,在国民党那里却只是个流亡小地主,根本没有到台湾去的资格,只好灰溜溜的跑回家乖乖挨批挨斗。

      又跑题了,赶快说他的女儿们。

       梦贵的老婆和女儿们的悲惨命运就是从他跑到济南后开始的,那是1947年,梦贵媳妇38岁,大女儿20 、二女儿16,三女儿14,都如花似玉的。

       梦贵媳妇本来就是大美人,高挑个儿,瓜子脸,弯眉大眼,细皮嫩肉的。挨斗之后,平生头一次拿起锄头到留给他家的几亩地里干活,锄头扎进土里,拉起来,左一歪右一斜,闹得她把杨柳细腰扭来扭去,像戏台上的花旦。三个女儿除了继承她妈的优点外,还长出了梦贵浓黑的长眉和又长又密的睫毛。由于夹着尾巴做人,见了谁都忙把眼皮垂了,让睫毛把大眼睛遮的朦朦胧胧的。

       梦贵跑了,村干部便向他媳妇要人。媳妇开始不说,农会主席便拿来麻绳,把媳妇细嫩的手腕捆了,几下子就吊到了梁上。媳妇受不住打,就说了,说了事就更大了。因为都听说了,还乡团一旦回来,抓住分东西的穷人,就会让他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抓住村干部就更不用说了,砍头活埋点天灯的都有。

       过了不久,国民党的大军真的就来了,到了卫河西岸了,离这里只剩25里了。常有炮弹啸叫着飞来,在地里轰的炸响,留下一间房般的大坑。一个从河西跑过来的人说:那炮筒子粗的能钻进去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 全县上下立时紧张到了极点。都知道河西边是国民党的王牌新五军,河东边的共产党连主力部队都没有,只有县大队和民兵。那么小的一条卫河,敌人要来,抬腿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 各村的党员干部民兵开始准备撤退,胆小的贫下中农们开始把分的东西偷偷送回去了,有的还悄悄传话:你那地别看我种了,到时候还归你家收!这些“两面派”一旦被民兵逮住,马上就是一顿枪托子。

      忽然有一天,上级下命令说:敌人可能马上要来了!各村的地主富农、敌伪汉奸、特别是还乡团家属,要立即看管起来!防止他们里应外合!一有紧急情况,马上处置!

      于是,民兵们荷枪实弹拿着麻绳来到梦贵家里,农会主任说:国民党马上要回来了!你们就盼着吧,他们只要一过河,你们的小命就没了!都捆起来!把铡抬过来!这些人,不值得浪费子弹!他笑眯眯地打量着女孩们,说:就你们这小细脖子,咔嚓!

      民兵骨干们大都是穷的娶不上媳妇的光棍汉,过去对这三位小姐连凑近看的机会都没有,如今她们从凤凰变成了鸡,心里颇有一种得意的味道。没事找事的对她们呵斥几句,她们便会柔柔弱弱的缩了身子,大眼里充满了惊恐和畏惧,像极了面对着猎狗的小白兔。光棍们心里就充满了报复和虐待的快感,同时还掺杂着涌动的欲求。如今听到捆绑的命令,他们纷纷扑上来争抢那几双小手,乘着捆绑的机会,放肆的碰触着那些柔软的肌肤。三个女孩惨白的脸上,便顿时泛起鲜艳的红晕来。

      女人们被紧紧捆绑起来,偎坐在墙根,由民兵们看着。夜静了,远处机枪声都能听得见。她们在枪炮声里瑟瑟抖着,没人知道她们到底盼不盼着国民党打过来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,警报竟然解除了。国民党部队不但没过河,反而撤走了。女孩们被绑起来时没叫一声,等松了绑,把小手艰难的拿回前面时,反倒小声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 过了几个月,梦贵灰溜溜回来了,被五花大绑起来好一顿收拾。

     后来的日子里,一家人屈辱的过着日子。每次有什么“运动”,他们都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 大女儿出嫁了,到了外县。二女儿嫁到了邻村,男人也是地主家儿子,门当户对。

     三女儿最漂亮,悄悄和本村一个贫农家男孩好上了。那男孩是本村第一个高中生,家是八辈穷人,老爹是村干部,不怕受连累,愿意要这个儿媳妇,起码进家后老实听话,不敢和别家媳妇那样,和公婆对着干。可是,男孩毕业了,被选拔上军官学校,领导知道了他有对象,明确表示:要么马上断绝关系,要么别上军校,别无选择。男孩犹豫再三,最终和女孩分手了。他最后当了军官,女孩嫁了农民。

     梦贵两口子没能熬过文化革命。媳妇病死了,梦贵在被批斗吊打一天后上吊了他看到了这场运动非同小可,干脆早死少受罪。

      三个女儿草草埋了父亲,不敢大声嚎哭,低声抽噎了一阵,便走了,从此再没回来,连周年也不来烧纸。大概是不愿再进这伤心地。

      梦贵的几间破屋被他的远方侄子继承了,接着拆改了新房。从此我村少了一户人家,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。前几日,村委会主任请我帮忙整理村史,我说起了梦贵一家,他惊奇地问:“梦贵是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