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人的“文革”(2)荒唐破四旧  

2014-06-05 11:26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文革”第一波大浪就是“破四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毛主席号召要破除“旧思想、旧文化、旧风俗、旧习惯”,但他老人家没说具体什么是这“四旧”,让广大“革命小将”们看着办。小将们满肚子“革命激情”无处喷发,只好把看着比自己“旧”的统统破掉。旧书旧画被堆到街上烧掉了,佛爷、奶奶、关公、龙王们被一顿铁锤砸掉了,砸石碑太费力气,推倒了事,随后被生产队拉走砌了猪圈。最后,连老太太脑袋上的“纂”都被剪了下来。小媳妇的绣花鞋上被涂抹上锅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郝向东对此很不理解。他毕竟是文科尖子,读过那么多书,对政治思想文化的事儿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。但他又不敢不“随大流”。班里女同学的大小辫子先是剪成了短发,成了一群“刘胡兰”,接着发现短发还不够“革命”,干脆剪成了和他一样的“分头”,男不男女不女的,怪异无比。看不下去的他怀着一肚子的厌恶回到家里,却一眼看到妈妈的“纂”也没了,也变成了“刘胡兰”,那么陌生,那么奇怪,不禁苦笑起来。妈妈告诉他,家里的祖先牌位都被村里的“红小兵”搬走,砸碎烧掉了。他忙问:“那座小木屋呢?”妈妈说:“那还能留下呀?也烧了。”他脱口就骂了一句:“操他娘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 原来,他家是祖传木匠,爷爷和伯父们都是著名的能工巧匠。他说的“小木屋”是爷爷为供奉祖先牌位制作的“祖先堂”,虽然只有一尺来高,但翘角飞檐,雕梁画栋,花棂子门窗能开能关,指头粗的明柱上还刻着对联。每逢过年,摆在正屋八仙桌上,人见人夸。现在听说没了,心里顿时充满了不是滋味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最让他不是滋味的还是亲眼目睹烧掉的那些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爱书成癖,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迷上了“看闲书”。他疯狂的读着能找到的一切小说、故事、童话、唱本和鼓词,看的如痴如醉废寝忘食。初中一年级时,他搂着一部《雾雨电》在操场上边走边看,一下子和校长撞个满怀。校长拿过他的书,生气的说:“你才多大呀?知道啥叫爱情吗?”吓得他落荒而逃。初三毕业考试期间,他一边吃饭一边看一本破破烂烂的大鼓书《樊梨花征西》,被班主任逮个正着,熊到:“考试期间你还看这个?都复习好了?保证考一百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,那么多他看过的书,那么多他想看却没能找到的书,那么多他听都没听说过的书,在一阵阵黑烟白烟中化为灰烬,风一吹黑蝴蝶似的满天乱飞。偶尔有未烧尽的残片落到跟前,郝向东拾起来,读着那些残断的句子,心里便会一阵阵发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开始冒着“反对破四旧”的罪名,千方百计从即将烧掉的书堆里偷书。偷回家后,他便在咕嘟嘟冒着黑烟的柴油灯下看到半夜。他在自家破厨屋的墙上掏了个洞,藏他的宝贝。其中有两套是他的最爱:一套是线装石印本《聊斋》,让他读到了蒲老先生那几十篇名篇之外的几百篇其他故事;一套是《点评石头记》,让他第一次见识到《红楼梦》的那么多点评。郝向东至今还记得:当他看到其中一个家伙说“于宝钗则妻之,于袭人则妾之,于黛玉则仙之,于湘云则友之,于探春则师之”时,眼前忽的一亮了,因为这正是他的看法。他读《红楼》,对林黛玉从来就不感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,郝向东每想起这两部书,心里便升起刻骨铭心的懊悔。因为那两部书后来都随便借给了别人,散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想:那书要放到现在,说不定值好多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