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抗日野史(1)鬼子来了  

2014-07-08 11:19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:“七七”到了,抗日的话题又火了起来。这些年来,开始被告知:国民党根本不抗日,都是共产党把鬼子打跑的;后来又被告知:共产党只会在后方拉队伍抢地盘,都是国民党把鬼子打跑的;再后来又被告知:国民党、共产党都不行,是武功高手们把鬼子打跑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糊涂了。当时的国共两党也真傻,为什么不把“抗日神剧”的编导们弄上前线,请一群剑侠们抗日?那样,别说八年,只需八个月,小日本就亡国灭种了,美国的“小男孩”也不用扔了,现在都当祖爷爷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,我所知道的抗日和他们说的都不一样。我将要开始的这一组故事,都是“正史”编辑们不屑用、不敢用、不愿用的,所以叫“野史”。别看“野”,但都是“亲”耳听“亲”历者“亲”口讲的,虽然“亲”了三回(就像范冰冰刚亲了你,你接着就亲了你女朋友,你女朋友又直接亲了我),但我敢对着“虚拟空间”发誓: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乡在鲁西、冀南交界之地,平原千里,无险可守,但在那时却是著名的抗日根据地,我县甚至被称为“鲁西小延安”。这里的八年抗日,八路军是主力,国民党反倒是游击队。八年里发生的故事,有的悲壮,有的凄美,有的惨烈,有的暴虐,有的卑鄙,有的荒唐。大故事、著名故事都被正史们写去了,我这里只好记些零碎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,“野史”也是“史”,有时反倒更亲切生动可信,更能看出活生生的人性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子来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日本鬼子一共占领了我们县两回,让我们小县城“真空”了三回,县城百姓倒霉透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七七事变”后,山东的韩复渠不战而逃。领导率先垂范,国民党各级官员纷纷溃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家在县城的老姑父后来常说:“七七事变,提前就有预兆!别看人不知道,连鸟兽都知道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:他家东边的”清泉书院”,长满了参天大树,树上满是老鸹窝。每到清晨和日落时,漫天的老鸹飞来飞去的,哇哇乱叫,遍地拉屎。可是有一天,人们突然发现,老鸹们全搬走了,一只也不见了,诺大的院子里静的出奇,瘆人的要命。人们都说:要出大事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果,没多久,鬼子就进中国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时,我县的县长叫候光禄,还没看见鬼子的影子,就带着县里的公款和漂亮的老婆逃跑了。此人在我们这里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被人记住的只有两件事:编纂了《县志》,促进了京剧——他和老婆都喜欢京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县长逃跑了,鬼子还没来,县城顿时成了真空 ,遍布四乡的土匪便蠢蠢欲动起来。我们这个破地方别的东西不“盛产”,自古以来便“盛产”土匪,比如“五大旗”啦、“宋景诗”啦、“义和团”啦等等,原产地都是我们这儿。这几年我研究地方文化,本来把“造反文化”列入选题的,但领导说:“正和谐稳定呢,弄造反的干什么?”没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听父亲说:候县长逃跑后,城里的商会头头们为了保家,组织了民团守城。当时,全城盛传这一句歌谣说:“任凭你铁打铜铸的罗汉腿,也难逃十月二十三。”闹得人心惶惶。到了十月二十三那天夜里,城外果然响起了枪声,土匪攻城了。说是攻城,也就是打几枪吓唬吓唬,。可就这几枪,民团们就四散而逃了,土匪的内线便打开了城门。父亲说,那个家伙是街上的混混,和我们家挺熟的,叫张什么贵,说话咬舌子,见城门开了,外面还打枪,不敢进,便高声骂起来:“我撬(操)你娘几(的)!门搅(早)开啦!还打还打!”土匪们这才蜂拥而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土匪们进了城,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牢门,不论好坏一律放人,这本是历朝历代农民造反的“光荣”传统。这些囚犯们出了牢笼,第一件事便是找他的“原告”报仇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些真正因为犯罪而坐牢的家伙们得意洋洋,嚣张跋扈。他们狞笑着找到他的“受害人”,说:小美人儿!老子不是为强奸你坐的牢么?老子现在出来了,那就强奸个够!说:老财主!老子偷你家一只羊就告老子坐牢,现在老子不偷了,改成抢了!抢完还要烧光!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些因“冤案”而坐牢的老实人、善良人、懦弱人,一下子统统改变了本性,变得凶恶、残忍而勇猛,对和他们同样老实善良的人下起手来毫不客气。据我胡猜:他们大概这样想吧:我那么老实善良懦弱,却遭到天大的冤枉,为什么还要继续老实善良懦弱下去?顶多是个死,来吧!

         土匪队伍因他们的加入而迅速扩大,他们无法无天、无所不为,把一座小县城闹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人们怕土匪,更怕鬼子。土匪再坏,还能听得懂人话,都是三里五乡人,碰巧还能攀上个亲戚熟人什么的。再者,土匪都是穷人,他们不抢穷人,也没得抢。东洋鬼子就不同了,听说见人就杀,见女的就奸,连老少丑俊都不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城里的大户人家逃到南方,逃不起的便躲到了乡下。我家就在县城附近的农村,而姥姥家、姑姑家都在城里。听父亲说,当时,家里住满了从城里逃到乡下的亲戚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子很快就来了。县城里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组织了一帮人,打了小旗子,在大街上欢迎“大日本皇军”。私下里喊“小鬼子”,旗上写“大日本”,都当汉奸了,还要玩“对仗”。他们很快当上了“维持会”长什么的,耀武扬威的管理自己的乡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奇怪的是,这些鬼子既没有杀人,也没有放火,住了没几天就向南开走了。听说,国民党军跑得太快,再不加紧就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县城一下子又一次成了“真空”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