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人的文革(7)“狗下猫”大案  

2014-08-28 16:32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造反派们很快发现,继续把那些“反革命”的男老师、女老师们,男同学女同学们批过来打过去,实在没什么意思了。因为那些人就像一块死肉,任他们为所欲为,不敢反抗,不敢回嘴,甚至连哭都不敢,一点都不刺激。于是他们纷纷拉起各种组织,内斗起来。学校乱成了一锅粥,老实巴交的学生就跑回家干活,帮爹娘挣工分。郝向东家离学校很近,便两头跑,看热闹挣工分两不误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毛主席说要“复课闹革命”了,接着,“军训团”也进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时候的“军训”和现在的“军训”可不是一回事,那就是“军管”。全校一个”团长“,每个班分一个“排长”,其实就是一大头兵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时,那支部队刚从“抗美援越”前线下来,开始还保密,后来混熟了,便偷偷拿出在越南高炮阵地拍的照片让学生们看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军训团能把学生们弄到学校,却管不住他们胡闹。他们敢打美国鬼子,却不敢打学生。全校各帮各派被强行聚拢到一起,一锅粥沸腾的更加厉害,都要溢出来了。于是,这些在越南打过“B--52”的英雄们突发奇想,在校外找一个“反革命大案”,让学生们“内斗”的邪火有地方发泄,团结起来一致对外。就像日本鬼子侵华,国共一对冤家马上合作抗日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就闹出了一件“狗下猫”大案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时候,县城有条小河穿城而过,把新旧城分开。河上有座能过汽车的砖桥,足有20米长,当之无愧的被称为“大桥”,是我们县城的“标志性建筑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话说在大桥的南头路东,有家小小杂货店。店主是一个眼圈烂乎乎的驼背老头,在他那两间小破屋里卖些个比杂七杂八还杂的东西。有一天,人们突然发现了一件奇事:老头养的一只小母狗,正在让四只小猫吃奶!人们一问,老头翻着烂眼,神神秘秘的说:猫就是狗下的!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“狗下猫”很快就哄传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军训团很快以高度的“革命警惕性”抓住了这件事。他们分析道:宣传“狗下猫”什么目的?狗都生出猫来了,不是影射这个世道乱套了么?再往深处想,猫的谐音是什么?什么意思?在骂谁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说到这里,人人的头发都竖了起来。革命的义愤马上填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随即,解放军领头,一帮“革命激情”正憋的无处喷发的红卫兵们冲到了那家杂货铺,顿时翻了个底朝天。这一翻,红卫兵们的兴奋马上冲上了最高点:在老头的破箱子里、抽屉的夹层里,翻出了铜钱、银元、国民党的钱和日本鬼子的“金票”。这就足以证明,这老头子想“翻天”想“复辟”是肯定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红卫兵们马上决定:捆起来带回去批斗!于是,几个头头就用老头卖的麻绳把他五花大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在这时,意外发生了!老头的孙女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个十六七岁的漂亮女孩。她一看见院里的样子,便大叫起来:“怎么啦?怎么啦!”但是没人搭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,来看热闹的郝向东正好站在她面前,女孩便狠狠推了他一把,叫道:“你们谁呀?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郝向东看着这张美丽的脸:竖起的蛾眉,圆睁的杏眼,正狠狠的瞪着他。但他无法回答“自己是谁,自己干什么”这种历史性经典难题,红了脸躲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就在此时,屋里的人推着五花大绑的老头出来了。女孩尖叫了一声,登时像疯了一样冲了上去。她踢着打着撕着抓着推爷爷的人,想从他们手里把爷爷夺回来。几个人想上前把她拉开,但在她乱抓乱踢的小手和小脚面前都躲闪不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有人大叫了:“怕她干什么?女孩就没法啦?对抗无产阶级专政,一样捆起来带走!”这“红光闪闪”的口号,终于鼓起了男孩子的勇气,几个人冲上去捉住那两只发疯的小手,扭到背后来。女孩仍不屈服,脚前后踢着,伸着头去咬离她最近的胳膊。幸亏有个智勇双全的家伙朝女孩腿弯蹬了一脚,这小疯子才跪在了地上,被紧紧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爷爷和孙女终于被押出来时,街上早已挤满了人。爷爷这个主角早已被抢去了镜头,所有的目光全落在女孩身上了。经过一场“激战”,她已是衣衫不整,黑发零乱,花容惨白了,但还是走的昂首挺胸、慷慨就义的样子,一边走一边喊叫:“还说不说理了?还有说理的地方么?”就像女烈在临刑前高喊: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!”

         军训团和红卫兵凯旋而归,但他们都忘了一点:此事的“始作俑者”——小母狗和她的猫孩子们早趁乱逃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去后,军训团立即在操场召开了批斗大会。但只把爷爷绑在台上,人人等着要看的孙女却没上台。听说解放军毕竟是要“掌握政策”的,作为“解放军叔叔”,捆着一个女孩子讲什么“阶级斗争新动向”,似乎总有点不那么具有说服力,便找了两个理论水平特高的说服教育一番,放她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会开完了,这件大案也就完了。本县驻军的最高首长觉得没什么意思,公检法们觉得没什么意思,连“最革命”的小将们也觉得没什么意思。因为实事不过就是:老头家小母狗下的小狗死了,恰巧邻居家母猫下了小猫后“离家出走”了,老头把喵喵待哺的猫仔拿给小母狗,小母狗母爱无私,便收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不久,这件事就被人忘了。因为接下来又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件,件件都比这件更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好多年以后,县长请来某大学专搞旅游文化的一位教授,为本县的景点建设出谋划策。郝向东此时在本县历史文化圈里已经有了点不挣钱的小名,有幸奉派作陪。酒席上,教授突然说:“我和你们县还有一段渊源呢。文革时,我在你们县一中当过军训团。”当得知郝向东就是当时的学生时,两个人马上互相越看越面熟起来。由于领导们都是“年轻有为”之辈,不记得他妈的“文革”,两个人便倚老卖老的把他们撇在一旁,单独推杯换盏开了。喝到后来,教授忽然说:“还记得‘狗下猫’的事吗?”郝向东说:“当然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教授把一杯酒一下子倒进嘴里,感叹道:“现在想起来,跟噩梦似的!”郝向东说:“就是呢!”教授眼神迷离的望着天花板,说:“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女孩的模样呢!”郝向东摇着已经发晕的头,长叹一声说:“唉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