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抗战野史(13)四爷的“潜伏”  

2015-02-08 11:22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看着现在五花八门的“潜伏”剧,我常常想起本家一位四爷爷讲的那些潜伏故事来。
           那时候,我县现在的北馆陶镇还是“馆陶县”县城,由于紧邻卫河,水路上通中原腹地,下通临清、德州直达天津,地位要紧得很,所以住的鬼子比我县多多了。鬼子手下有个大汉奸王老贤,本是一方巨匪,后来率领手下几千弟兄一下子成了皇协军,打起八路来比鬼子还卖力。
            话说当年,人人都知道这王老贤有个“心肝宝贝”,那就是他的“炸弹厂”——其实就是手榴弹厂,只会造木把手榴弹和地雷,但这在土匪中就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当年,我家四爷和他的两个侄子,就偷偷“潜伏”在这个炸弹厂里,主要任务不是偷情报,而是偷造手榴弹最急需的氯酸钾和雄黄,给八路的炸弹厂用。因为造手榴弹用的黑火药的配方,老祖宗早就传下来了,“一硝二磺三木炭”,谁都会。而氯酸钾和雄黄是造引火药的,造不出来又很难买到,所以只好偷。
            说来惭愧的很,四爷他们当卧底的目的,开始并不是“革命”和“抗日”什么的,就是为了混饭吃。我们家祖传木匠,那几年我们这里闹了一场让人痛彻心扉的大旱,一整年地里颗粒无收,说是饿殍遍野一点都不夸张。人都没饭吃了,木匠也没用了,四爷他们只好混进炸弹厂,根本没想这是不是“汉奸”之类的事。那时候,我家有好几个人在炸弹厂,这事挺有“威慑作用”的。因为当时日本伪军的势力范围主要在城里,八路的势力范围在远离县城的农村,这中间地带就出了好多大小土匪,专门干些抢劫绑架的事。他们绑票最喜欢趁人家结婚,绑个新郎新娘什么的,等着拿钱来赎。四爷一个侄子结婚,把兄弟们齐来帮忙,个个口袋里装着手榴弹,还故意露出长长的木把,吓得绑匪不敢光临,我堂兄顺顺当当就娶媳妇生娃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四爷他们做抗日工作是从看“杀人”开始的。那一次,汉奸队出门讨伐,抓了个八路,要在西门外杀头,四爷他们就去看。那是一个挺漂亮的小伙子,五花大绑跪在那里,挺着脖子不肯低头,还只骂日本鬼子狗汉奸。一个日本人把东洋刀搁在小伙脖子上,用脚一蹬,小伙的头就掉了下来,脖子里的血一下子窜出老高。四爷他们看得身子都矮了半截,顿时发现自己就是汉奸了。还有一次是杀一个女八路,十八九的女孩子,绑在树上,用刺刀活活捅死了。那闺女至死没一句软话,叫着:“看见了吗?鬼子就是这样杀咱中国人的!”
            从此,四爷他们就决心不再当汉奸,要为八路干点什么。正好有个远方亲戚来找四爷,拐弯抹角提出让他为八路的炸弹厂买点东西,四爷一口就答应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听四爷啦起他的“潜伏”,似乎一点都不惊险刺激。他的两个侄子在厂里“把兄弟”占了半边天,人人都喊四爷“四叔”,说话能顶半个厂长。听说四爷家里困难,想弄点东西卖点零花钱,这个一把那个一把,够了。东西攒够了,四爷便派四奶和女儿——我的小姑姑——装作回家看老人,带回家里,让交通员送给八路。听四爷说:八路有时也给点钱,但不是日本人的“金票”,而是八路冀南军区自己发行的“冀南票”,在日本人的地盘里根本不敢花,只有到根据地的农村小集市上才行。四爷他们也根本没打算靠这个挣钱,虽然还不是党员,但爱国抗日还是挺坚决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既然开始从事“抗日工作”了, 除了偷原料,四爷他们还在手榴弹上做手脚。手榴弹的引火药和弹壳里的黑火药之间靠一根火药捻连接,药捻的长度决定了拉弦之后到爆炸的时间。当时,他们造的手榴弹从拉弦到爆炸为5秒钟,四爷他们一合计,就偷偷把药捻留长一截,5秒变成了7秒,等汉奸把手榴弹扔到八路跟前时,八路正好可以捡起再扔回来。有时他们又把药捻截短,让手榴弹扔到半路就响了,伤不到人。捣鬼时间长了,汉奸队免不了把状告到王老贤那里,查问下来,四爷他们便抬了一筐手榴弹,到王老贤面前和那位告状的伪军小队长当面对质,四爷说:咱俩相隔十丈,对面站好, 请司令随便挑三个手榴弹,我若是扔到你跟前就炸,算你该死;你若能捡起来扔到我跟前才炸,炸死我活该。那队长不敢“赌命”,让王老贤骂了个狗血喷头,溜了。四爷他们从此潜伏的平安无事的。直到日本投降,王老贤逃跑,炸弹厂原封不动的归了解放军,四爷他们才挑明了身份,纷纷入党提拔,弄了个班长排长当当。
            在那段潜伏日子里,四爷最爱讲的是为八路救人的事。有一年,鬼子出动扫荡,捉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八路干部,五花大绑的押回了馆陶。隔一天,根据地派人来找四爷,让他打听这两个人身份暴露没有,叛变没有,没有的话想法救出来。四爷正好有个熟人在司令部,一打听,两口子虽然都受了刑,但咬牙不承认是八路。四爷便联合几个人出面作保。王老贤见几个保人都是炸弹厂的技术“大拿”,就给了面子,放了。四爷把二人接到家里,见那男人已经混身是伤,漂亮小媳妇的衣服也被撕烂了,露着白花花的肉,就让赶紧请大夫治伤,又让四奶拿衣服给女八路换了,大摇大摆的送走了。
           日本投降后,炸弹厂成了解放军的兵工厂,还是只会造手榴弹和地雷。时间不长,美国给蒋介石的各种武器装备都落到解放军手里,前线离这里也越来越远,四爷他们造的土玩意用不上了,兵工厂就解散了。两个侄子到地方上当了干部,四爷恋着家里新分的几亩地,就回村当了支部书记。
           从那以后,每逢添什么表格,在“简历”那一栏里,四爷都自豪的写上“1941——1945,在敌伪兵工厂做地下工作”。
           可是,到文革那年,这自豪了半辈子的经历却成了大麻烦。
           村里有了造反派,要打倒四爷了。他们从他身上实在找不出任何打倒的理由,就开始算旧账:你为汉奸造手榴弹,这些手榴弹炸死了多少八路军哪?
            四爷一下子就懵了。他不得不承认,他造的手榴弹肯定炸死过八路军。于是就老老实实靠边站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就在这期间,贵州省的什么什么厅的两个人拐弯抹角的找到了他,说是让他写“证明材料”。他们一个姓葛的厅长,历史上被捕过,怀疑他是叛徒。他死活不认,想了三四天,就是想不起救他出来的那个人的姓名住址,只知道是冠县城边一个小村的,北馆陶炸弹厂工人,辈分很大,好多人叫他四叔。所幸的是四爷在当地那些村子的支部书记中也算小有名气,在村里,他的辈分最高,几乎是全村的四爷,最后才找到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四爷对当年的事记忆犹新,但根本没想到他救的那个人现在竟当了这么大的官,也不知道他姓什么“葛”,因为从那以后就没了任何联系。但是,四爷就是四爷,对这个把救命恩人忘得一干二净的大官一点都没报复之意,他不但证明那两口子没叛变,而且把他们的坚贞不屈夸了个够。贵州那两个造反派非常失望,他们本想挖出个大叛徒,却不料挖出个英雄。他们说:“你可不要包庇走资派!”四爷说:“我不管他走资派不走资派!毛主席说要实事求是!这就是事实!你们想歪曲事实,自己瞎编去好了,找我干什么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在记录事情经过时,四爷说,他救人时,具体经办的那个伪军叫“张二虼蚤”,早死了。那两个人不会写“虼蚤”两个字,就说:“虼蚤”不就是“跳蚤”么?就写“张二跳蚤”吧。四爷对这两个人一肚子气,就说:那不行!虼蚤和跳蚤是一种东西,可哪有张二跳蚤这个人?这不胡说么?最后,四爷把我叫去,才解决了“张二虼蚤”问题,四爷才在证明材料上签了名。
             写这些东西的时候,四爷早死了许多年了。他的那些潜伏故事也无人再提。在我们的电视上,我们党的那些帅哥美女地下工作者们,正在灯红酒绿、狂拥热舞、飞檐走壁、刀光剑影中潜伏的兴致勃勃、热热闹闹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