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节游记  

2015-06-24 09:33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我对洋鬼子的这节那节素来不予理睬,连属于我的“老爹节”也不知为何日。
            然而,今年端午,儿子孝心突发,千里奔袭回家,要拉我去旅游,算是为我过“爹节”。
            我从来没有旅过什么游,公款捞不到,私款舍不得。儿子说要不这里吧?要不那里吧?我想去,但想起电视上那赶庙会一般的场面,便“不热而汗”了,不去。为了不负儿子好意,便说:大名府吧!
            大名,距我家70华里,不是什么景点,但我却心向往之久矣。因为,我县明朝以前,始终属大名府治下,县城通西南的道路,老人们至今还叫做“官路”,沿路那些“五里铺”、“十里铺”的村子,还都是当年“驿站”的遗迹。
            车西南行,一路上尽是单调乏味的平原风景,无丘壑、无变化,就像单调乏味的日子。唯一变化的是公路旁的界碑,一会儿是“河北省界”,一会儿是“山东省界”,一会儿又是“河北省界”,20分钟车程,在两省间变换穿行数度矣。
            行40里,到金滩镇,便进入大名地盘,不由的想起大名的两位女名人:郭隆真、邓丽君。邓丽君就不说了,郭隆真便是眼前这金滩镇人。当年她求学天津,是和周恩来、邓颖超齐名的学生领袖,和周共同组织“觉悟社”,并肩闹学潮,后又一起赴法留学,由周恩来介绍入党。后又和李富春、蔡畅同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,回国后在山东领导工人运动,后被捕,酷刑历尽,坚贞不屈,被绑赴刑场枪杀。我县影响最大的老革命赵建民当时正在济南上学,就因恰好亲见了郭隆真五花大绑、昂首挺胸、高呼口号上刑场,才激起一腔热血,投身革命的。而今,80多年过去,卫运河流淌依旧,能忆起那位英姿飒爽女豪杰的人恐怕不多了。
          距大名县城十余里时,路边忽见村名曰“南门口”,怪之。忙查地图,见不但有南门口,而且有“北门口”、“东门口”、“西门口”,四村遥遥相望,中间围了个“大街乡”。翻资料得知:这大街乡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“大名府”,周长10里,巍然雄踞一方。可惜明朝某年,漳河决口,将城郭冲为平地,这才迁址重建,成了今天的“大名县”。虽然此“大名”非彼“大名”,但城郭非而“大名府”的历史文化精魂依旧,大名人的那份骄傲和自豪依旧,所以也算不虚此行吧。
          新城的南面,便是老城了。两层城楼,高踞于青砖斑驳的城门之上。据介绍,此城周边七里,是“府城”的规制。墙高三丈五尺,城外原有护城河,今已尽为民居。进城门拾级而上,至城头,明显看得出是新修的,多了些整齐,少了些沧桑。城门下,便是当年的北大街,狭窄而拥挤,似乎尚未被“城建规划”给改造出“土豪”味儿。睹此,不禁想起儿时常听老人们讲,每当有官员的八抬大轿经过,“净街锣”响处,行人需急忙避到店铺的门槛上,的确当非虚言。
           躲开城楼周边的那些红男绿女,我独自漫步城头。抚摸着那些垛口,巡视着那些炮台,想象着这里曾经演出过的攻防之战:城上城下,那些脑浆崩裂的头颅,那些手断肢残的尸体,那些野兽一样的嘶吼,那些撕心裂肺的哀号,如今已化作帅哥美女们嘻嘻游赏之地,谁会想起那些陈年往事?
           在城头上发了一番思古之幽情后,这次旅游就结束了。回来时虽然换了一条路,但路旁依然是单调乏味的风景,我也将重回那单调乏味的日子,单调乏味的过下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