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元好问在冠氏(五)冠氏安家  

2015-06-06 09:32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元好问一家被接到冠氏后,开始借住在民居里。他在《学东坡移居(八首)》中写道:“去年住佛屋,尽室寄寻丈。今年僦民居,卧榻碍盆盎。”后来赵天锡在学宫中3亩荒地为他盖了新居。他在《学东坡移居八首》之一 中写道:“废地三余亩,十年长蒿莱。瓦砾杂粪壤,白骨深苍苔。孤客无所投,即此营茅斋。”盖房子的过程辛苦而漫长:“伐木荒林中,运甓古城隈。辛勤八十日,吾事乃得谐买宅必万钱,一钱不天来。今晨见此屋,一笑心颜开。

但是,在那个战乱的年代,冠氏县城虽然相对太平安定,但毕竟民生凋敝、经济衰败,大量的外来人口纷纷涌入。赵天锡没有力量和条件为元好问建设更好的住处。有了新居,一家人的居住依然非常拥挤,但他已经很满足了。在他的诗中,欣喜、宽慰、知足之情流露在字里行间。谁谓我屋宽?寝处无复余。谁谓我屋小?十口得安居。南荣坐诸郎,课诵所依于。西除著僮仆,休休得自如。老我于其间,兀兀穷朝甫。起立足欠伸,偃卧可展舒。窗明火焙暖,似欲忘囚拘。屋前有隙地,客舍不可无。花栏及菜圃,次第当耘锄。东野载家具,家具少于车。我贫不全贫,尚有百本书。

不幸的是,新居刚建成不久,就应了“乐极生悲”这句老话,被一场大火烧掉了。至于失火的原因,大概如元好问自己

所说:“乞浆得酒过初望,曲突徙薪忘后虑。

新屋烧毁后,元好问不得不再次借住民房。赵天锡只好为其在废墟附近重建。

关于前后两次建房,元好问在他的七言古诗《戏题新居二十韵》中做了详细的记述:

冬作舍谁资助?县侯雅以平原故。

贤郎检视日复日,规制从头尽牢固。

南风一夕怪事发,突兀赭垣残半柱。

乞浆得酒过初望,曲突徙薪忘后虑。

长淮千里燕巢林,明月一枝乌绕树。

东家老屋西北走,众木枝撑留少住。

由来马队非讲肆,况与彘牢通过路。

聚庐托处何暇择?重为主人推奖悮。

夏秋之交十日阴,抱被倚门愁旦暮。

君问新居在何许?只去火余才数步。

学宫分地与闲冷,使馆有墙遮杂污。

就中此宅尤费手,官给工材半佣雇。

十寒一暴半载强,才得安床置铛釜。

纷纷暗被儿女笑,老虎般彪今几度?

胸中广厦千万间,天地一身无著处。

北来衣冠日枯槁,十九桃符傍门户。

乾坤血肉得此身,剩有把茅能勿惧?

上方下比良易见,好恶且当随所遇。

仰看片瓦聊自贺,疾过岩墙宁反顾?

合欢明日召诸邻,狼藉杯盘从饱吐。

    从此,这所房子就成为他一家人在战乱之中得以安身立命之地。

 据有关资料,当时在聊、冠期间,元好问一家共十口。除了元好问,其余九人到底都是谁,根据零星资料来加以推断,可以基本确定为

元好问续妻毛氏

元好问原配妻子张氏,为同乡原金朝户部尚书张林卿之女,与元好问生三女一子,于1231年举家入京后病死。当时儿子阿千刚2岁 。续妻毛氏为金提举榷货司户部员外郎毛端卿之女,原籍临清,后家河北大名。毛氏于1232年汴京围城中嫁给元好问,次年即被押出京,同到冠氏。 

二女儿元严。

元严是因美丽和文采最出名、备受学者关注的一个女儿,可惜生年无考。根据有限的资料记载,元好问的长女元真生于1209年,三女阿秀生于1219年,元严生于这10年之间,此时年龄当在16——22岁左右。据现有资料看,元严曾结过婚,嫁给卢氏进士杨思敬,但丈夫很快就死了。父亲入京为官不久,娘家即遭亡母丧妹之变,元严回京陪伴父亲,被围城中,随家人来冠氏。 

    元抚,即阿千,又名叔仪。

元好问长子,1229年元好问40岁时生,到聊城时5岁。元好问四十得子,曾作诗自庆:“四十举儿子,提孩聊自夸。梦惊松出笋,兆应竹开花。田不求千亩,书先备五车。野夫诗有学,他日看传家。”元抚后来未“传家”成为诗人,却做了元朝的奉直大夫、处州知州、兼管诸军奥鲁劝农事(奥鲁:元朝官职,专管军队家属后方集中安置处所的生产和生活,多有地方长官兼任。)

白朴姐弟。

白朴,字太素,元好问好友白华的次子,生于1226年,到聊时8岁。他的姐姐姓名无考,其时当在十几岁,因为已经能教弟弟诵读文章了。

白华和元好问为“通家之好”,真定(今河北正定市)人,曾任金枢密院(枢密院:掌管军事、防务、禁卫等)判官,系金哀宗亲信之臣。汴京围城后,白华是随金哀宗出逃的大臣之一。到归德后,金哀宗派白华赴邓州招救兵,不成,却随着邓州主将投降南宋,当了南宋的均州提督。蒙军南下后,白华又归顺了蒙古。金亡后回乡。崔立叛变后,曾亲自审问随金哀宗出逃的官员的妻女,“随意奸淫,日乱数人”,白华的夫人恐怕也难逃此劫。城破后被蒙军掠去,从此再无消息。元好问收留了孤苦无依的白朴姐弟,并带到冠氏,亲自教育培养。元好问回乡时送其姐弟与父亲团聚。白华曾有诗感激道:“顾我真成丧家狗,赖君曾护落窠儿。”

仆人丫鬟4人

除了能够确定的家人之外,其余的就只能是仆妇了。元家在忻州就是富家,元好问又多年为官,家中自然有不少奴仆。在古代,特别是在古代少数民族中,一旦为奴,往往终身为奴。即便这奴才后来做了高官,奴才身份不经主人免去是不变的。比如:辽国圣宗朝的韩德让,本是萧太后(萧绰)家奴隶,最后做到丞相、枢密使,还成为萧太后事实上的丈夫,但直到“澶渊之盟”时才免去奴隶身份,赐姓耶律,成为贵族。所以,一般富家奴仆就同家人一样。主人落难,仆妇当然随行。再者,据元好问诗文中透露,虽然身为囚徒,但随身还带着一些珍本图书和古器,更有他的大量书稿。这些东西自然是要由仆人们背负的。

在冠氏期间,元好问虽然得到赵天锡敬重和照顾,多次带他出游,虽然经常有文朋诗友们聚会的“投壶雅咏”、“宴享犒劳”,但思乡之情却一刻也未能稍减。“西望并州家千里,何时还我故乡春?”的慨叹时时会涌上心头。

相关链接之一:谜一样的元严

元好问共三子五女,其中历来最受关注的当属次女元严。这不仅因为她以一首《补天花板》诗婉拒高官求婚的故事,更因为她的一生笼罩着重重谜团,让后之研究者难以破解。

 据古人转引《忻州志》记载, 元严当时以 美貌和文采著名。有位姓张的平章(职位仅次于丞相)欲娶她,便上门求亲。元好问不好拒绝,便婉推“听女意”。张平章入见元严,元严正以纸补天花板。张平章问其 近作,元严遂手书《补天花板》一诗,诗曰:“补天手段暂施张,不教纤尘落画堂。寄语新来双燕子,移巢别处觅雕梁。”张平章羞惭而退。若此资料可信,则可知元好问此时已经入京为官,元严也丧夫来到了汴京,美丽和有才之名已经传开,才可能有高官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在元严身上有着四大谜团至今尚未破解。

    谜团之一: 根据现有的有限资料,元严出家当了女道士。何时出家?在何处出家?为什么出家?史籍均无记载。有论者以为:古代女子出嫁多在十五六岁,即所谓“二八佳人”时,元严婚后不久即丧夫,后又丧母、丧妹,后又经历了亡国丧家、颠沛流离之苦,最后看破红尘,加入了全真教。此说当可信,但时间地点已无从考证。

谜团之二:元严还曾遭受过何种变故?元好问有写给元严的七绝《贞燕》二首,第二首为;“污洁难将一类推,旧家红线可无疑。豚鱼自是诗家语,轻拟庭闱恐未宜。”诗中明显有规劝之意,但所指隐秘难明。因为当时对于女子来说,“污”和“洁”一般指的是“名节”问题,元好问劝女儿说“污”和“洁”不能一概而论,难道元严的名节上出了什么事?更奇的是,元好问在诗中拿“红线”做比,让人费解。“红线”是唐人小说中的一位身怀绝技的奇女子,是节度使薛嵩侍女,美姿容,通文史,知音律,善舞剑,被宠爱有加。大藩镇田承嗣厉兵秣马,有攻伐薛嵩之意,薛忧惧难安。红线夜行八百里,潜入田承嗣卧室,盗取其枕边装有兵符印信之金盒,五更返回。薛嵩遣使将金盒送还,田承嗣大惧,遂与薛结好。此处元好问以红线为例,不知何指。

谜团之三:元严怎么当了“宫教”?资料记载,元严后来被“诏为宫教”。宫教,是宫中负责教宫女们各种技艺的女官,为九品下。元严能被皇帝下旨招进宫去任职,可见她当时的名气之大。至于教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谜团之四:元严为什么自号为“浯溪真隐”?资料记载,元严后来号“浯溪真隐”,把自己的作品集题为《浯溪集》(已佚)。浯溪在今天湖南省祁阳县。唐时,大诗人元结赴任暂寓此地,爱其山水幽清,便把一条无名小溪命名为“浯溪”,并请书法家题字刻于崖上,从此浯溪成为文人游赏之地。元结为元好问家族远祖,因此,有论者认为:元严号“浯溪”为纪念远祖之意。笔者以为此说未免牵强,元严老年出宫后真的到浯溪一代庙观修行也未必不可能。

   相关链接之二:元曲四大家之白朴

    白朴(1226年-1316年),字太素,号兰谷,隩州(今山西河曲县附近)人。元代杂剧家,曲作家,文学家。与关汉卿、郑光祖、马致远并称为“元曲四大家”。他的杂剧《梧桐雨》被后世称为元杂剧“四大杰作”之一,正如国学大师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:“白朴《秋夜梧桐雨》剧,沈雄悲壮,为元曲冠冕。”他的另一部杂剧《墙头马上》和《拜月亭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倩女离魂》一起被称为元代“四大爱情剧”之一。

     白朴自幼聪慧,记忆过人, 在白朴的成长过程中,有一个人对他起过相当重要的影响,这就是元好问。1233年南京被攻陷后,白朴母亲被掳走,元好问带着着白朴姐弟被押出京城,自此,白朴有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他身边。白朴自幼聪颖好学,这时又有大学问家元好问的悉心指导,因此他的学业取得突飞猛进的进步,十几岁就已才华出众,声名远扬。但是生逢乱世,因此无意于建功立业,与许多才子名流优游于诗酒之间,进行散曲杂剧创作。 

白朴一生共创作杂剧十五种,现在完整保存的仅剩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、《董秀英花月东墙记》、《裴少俊墙头马上》三种。 

白朴的诗词、散曲创作也很丰富。其词流传至今一百余首。 散曲有《天籁集摭遗》一卷,收其小令三十七首,套曲四套。

    下面选录他的散曲一套,让读者窥斑知豹。

 

[越调]天净沙 . 

    春山暖日和风,阑干楼阁帘栊,杨柳秋千院中。啼莺舞燕,小桥流水飞红。

[越调]天净沙 . 

云收雨过波添,楼高水冷瓜甜,绿树阴垂画檐。纱厨藤簟,玉人罗扇轻缣。

[越调]天净沙 . 

孤村落日残霞,轻烟老树寒鸦,一点飞鸿影下。青山绿水,白草红叶黄花。

提示:可与马致远的小令“枯藤老树昏鸦”参照,马所做已在数十年后矣。

[越调]天净沙 . 

一声画角谯门,半庭新月黄昏,雪里山前水滨。竹篱茅舍,淡烟衰草孤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