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麦收旧事  

2015-06-07 16:32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今天,有亲戚来串门,说:麦过完了。
          我吃了一惊:还没闻到麦的味道呢,怎么就过完了?老婆一旁嘲笑道:咱村都是果树,哪还有种麦子的?你闻谁的味道去?一想,也是,不由得佩服起老婆的聪明来。
           麦味儿闻不到,便不由得回忆起旧时的麦收来。
           在“生产队”的那个时代,麦收,绝对是一场战役,一场节庆。
           当芒种时节,遍地的小麦就该开镰了。作家们常爱描写“金色的麦浪”,其实,麦子金黄的时候还不熟,熟了之后就没有了那种金子的颜色,有些发白了。这时候,农民最怕的的就是“翻金浪”,因为一旦刮风,就会磨掉麦粒,一场风过后,不知会少吃多少个馒头。
           开镰前几日,人们就开始“备战”。在土墙上的木橛上挂了一年的镰刀被拿下来,开始磨镰。这时候,那些磨镰高手们,不论平时多么被人看不起,也成了众人追捧的明星。他们的磨镰石旁边,各式镰刀排成了队。高手们一边磨,一边半说半不说的讲些个“磨镰功”,享受一番难得的“众星捧月”的滋味。
          到开镰那日,社员们不用受任何政治思想教育,都随着上工的敲犁铧声,在黎明时分就出门了。到了麦地头上,男人们紧紧裤腰带,长辫子的姑娘们把辫子盘到头上,个个跃跃欲试的样子。因为,在农村,哪个割麦快,比当个模范还光荣,是可以夸耀好多年的。
          随着队长令下,人们朝手心吐口唾沫,就开始割起来。很快,快慢就分出来了,一垄一垄,长长短短,就像画在麦田里的“进度表”。领头的人常会直起腰来,回头望着那些后进分子嘲笑几句:加点劲儿呀!咋菜包子啦?落后的人也不顾理会,只是埋着头猛割,察察声响成一片,雪亮的镰刀不停的飞舞。
         割麦,有时也会出现戏剧性场面。那一年,我堂兄娶了个媳妇,瘦瘦巴巴,少言寡语的。来到麦地头上,小伙子们就开始跟她闹:新媳妇,会割麦子么?堂嫂也不答言,只顾把辫子盘好,拿花毛巾包起。等到开镰不多会儿,男人们就傻了。只见堂嫂瘦瘦的身子埋在麦垄里,镰刀闪得飞快,割下的麦子整齐的码在身后,人早就领先了。几个往届的冠亚军们不服气,拼了老命追赶,但追到地头,堂嫂早站在那里,微笑着看着他们了。这一下,几个割麦高手再也不敢吹了。
          那时候,我在生产队里总是众人嘲笑的对象。因为常年上学,每次放了假参加割麦,都是一次出丑的经历。当小女孩老太太们都跑到我前面时,人们便开始无情的讥笑我这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洋学生。尽管如此,我每每想起那时的“过麦”,心里还是充满了久违的暖意——为了那份欢乐,那份儿和谐,还有那生产队备好的随便吃的白面馒头。
           不知为什么,那时的白面馒头是那么的好吃。
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