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国短篇小说《骑马出走的女人》概要(上)  

2015-10-05 14:45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她终于骑着马出走了。

她想这件事已经很长时间了。她彻底厌倦了这个美国人自以为最文明、最自由的社会,厌倦了周围的一切。城市的喧嚣嘈杂,政客们的谎话连篇,邻居们的庸俗无聊;丈夫的卑劣猥琐,都让她深深绝望。

她是个习惯于沉湎在自己内心世界的少妇,和周围的人一概落落寡合。她渴望原始的质朴和单纯,渴望大自然的静谧和安宁,渴望找到一块让心灵和肉体都能够永远安歇之地。

于是她出走了,朝着西边那片苍苍茫茫的大山和原始森林。

她放任那匹温驯的老马自己选择道路,因为她并没有明确的目标,她只要躲开。老马似乎也回忆起了祖先曾经的家园,兴奋的嗅着路旁的野草和灌木丛,向着密林深处加快了脚步。

路已经不见了,茂密的阔叶林遮天蔽日,夏日的阳光在这里变得温暖而又明亮。她终于走出了城市的喧闹,呼吸着清新无比的空气,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愉快。就这样,她一直走到了天黑。

夜里,她选中一块林间的空地,在细密柔软的草上躺了下来。天上的星星那么多,那么亮,周围静得只剩树林的絮语。她感到自己仿佛正躺在月球上。没有了让人心烦的噪音,没有了丈夫那让人发火的唠叨,她心里充满着平静和安详。

她一点都不害怕。她甚至感到这里比那个钢筋水泥的笼子里更舒适,更安全。她知道这里有猛兽,但一点儿都不做防卫的打算,就那么静静地躺着。她想好了,就算猛兽向她扑过来,她也不会动一动,就这样让他们咬死,吃掉。

和自己的同类相比,她更喜欢野兽吃人的行为。

它们不会像人类那么虚伪。它们要吃人,就直接扑上来,撕咬,吞吃。它们不象人,分明是杀人,却要找出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,施展各种阴险狡诈的诡计;一边向上帝祈祷,一边拉动你脖子上的绞索。

它们不会像人类那么贪婪。它们吃自己的时候,也许一只手臂,也许一条腿,只要消除了饥饿,就会转身而去,将其余留给小兽和秃鹰。它们不象人,已经有了亿万美元,仍然要无止境的攫取财富。

它们不会像人类那么无聊。哪怕是正在发情的公兽,也只会把自己这美丽的身体看做食物,没有其他变态之想。它们不象人,对所有的“女犯”“女尸”拼命炒作,闹得如疯似狂。

她好笑的想:人类引以为豪的进化,究竟进化了什么?

然而,野兽并没有来,她安详的睡到天明。

前面的山更加陡峭,已经进入了密密的针叶林。她放开了她的老马,她想它也一定厌倦了城市马厩中那种整天吃人工饲料的生活。她开始自己向上攀爬。

就在这时候,她看见了一个人。

这是个印第安男人。他非常年轻,全身只穿着一件兽皮缝制的短裙,裸露出让她吃惊的健美身材,棕色的皮肤闪着油亮的光。他身背弓箭,右手握着一把匕首。当他看见她时,清澈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温柔、欣喜和吃惊的光。他在她的注视下似乎有些羞涩,插好了匕首,用生硬的英语说:“你好!”

她没想到他会说英语,她只知道印第安语是世界上最难懂的语言。她忽然对这个青年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,问他:“你好!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他笨拙但清楚的回答:“我们的地方。”她的面包和水早就完了,此时正又渴又饿,就问他:“请问有可以吃的东西吗?我很饿。”他盯着她看了一阵,说:“跟我来吧!”

她毫不犹豫的跟他走了。穿过密林,爬上一座山峰,她看见下面的一道宽阔的山谷里,散布着一片印第安人的木屋。

她跟他来到村子里,在妇女和孩子们的惊奇目光中,进了一座用原木搭建的木屋。屋子里没有任何摆设,不象人的居室。地上铺着细长柔软的干草,散发着好闻的清香。她一下子躺在松软的草堆上,全身感到无比的舒服。她甚至想:这个没有任何现代文明侵扰的地方,就是她梦中寻找的。

这时,那个印第安人拿来了一块烤肉和一个陶罐递给她,说:“对不起,我们只有这个。”她大口吃着,觉得比大酒店里的牛排鲜美许多。她又喝了陶罐里的东西,发现那是一种酒,味道怪怪的,有一种奇异的芳香。

那个印第安青年瞪大湖水一样清澈的眼睛,好奇的看着她吃,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问她:“白种人不吃这个,你,喜欢?”她给他一个微笑,说:“非常好!谢谢你!”接着又问他:“请问,我能永远住在你们这里吗?”

他似乎吃了一惊,问:“白种人,住我们这里?”她说:“我喜欢你们这里。”他犹豫了一阵,说:“我要告诉老爷爷。”

她已经吃饱了,满足的叹了口气,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,说:“好吧!告诉他们,我喜欢这里。”

那印第安人却并不走,犹犹豫豫的从腰带上解下一根皮绳,满脸歉意的向她说:“对不起!”她一时不明白,问:“干什么?”他举了举绳子,又说:“对不起!”她似乎明白了,好笑的说:“要把我绑起来么?”他红着脸说:“你会逃走的!”她笑着说:“我怎么会逃呢?我不认识路啊!”他固执的说:“你会逃的!白种人,讨厌我们!”

她很喜欢他那可爱的样子,就把双手一并,伸过去,说:“好吧!绑吧!”他向她做了个双手向后的姿势,说:“这样。”她笑起来,把手背到身后,说:“绑吧!”

他绕到她身后,把她的双手交叉着捆了起来。她故意把修长的双腿并得齐齐的,问:“腿要绑吗?不绑我会逃的!”他没有回答,低下头去脱她的长靴。他对付不了那些复杂的结构,于是拔出匕首,几下就割破了靴子,从她脚上脱了下来。

她不由得笑起来。但她并不可惜那双靴子。两天来,她的脚受够了它们的折磨,现在终于享受到了解放的快乐。她转动着纤细的脚腕,活动着两只洁白优美的小脚,故意问他:“我的脚漂亮吗?”

他不敢看她的脚,更不敢看她的脸,笨拙的说:“我们只喜欢我们的女人。”她说:“不喜欢白种女人吗?为什么?嫌我们皮肤太白吗?”他说:“白种人讨厌我们。”她说:“所以你们也讨厌我们,你也讨厌我,是吗?”

他着急的说:“不是的!”低下头匆匆捆住她的双脚,走了。

她舒服的躺在干草上,活动了一下手脚,发现捆得并不紧,完全可以挣脱,但她并不想。一个美丽的少妇,捆绑着躺在神秘的印第安部落里,这种遭遇让她感到无比的兴奋和刺激。

就在这时,门开了,几个印第安老人走了进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