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梅月影(39))  

2016-11-03 10:2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柳笛轻轻推开门,走进屋里,伸手拉开了电灯。他首先向女孩的脸上望去,只见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了一下,上面有细小的泪珠在闪光。

他没有叫她,而是把目光投向女孩反绑着的小手。

由于紧绑阻碍了血液的流通,那小手已没有了平日嫩嫩的粉红,变得异常洁白,十根修长圆润的手指无助的微微张开着。他伸手握住,发现那手已失去了捆绑时的温软,变得冰凉了。

梅月影依然一动未动,手就那样让他握着。柳笛想:要在平日,她早就惊叫一声抽开了。

柳笛不由得又把眼睛转向女孩的脚,心里忍不住又是一动。这是他第一次完整的看到她赤裸的双脚,高高的脚背,弯弯的脚弓,白皙而柔美。而在平常,她是连洗脚也要躲着人的,更从来不会像张菲菲、刘晓莉那样,露着腿、光着脚,大大咧咧坐到沙发上叽叽喳喳,有时还要把白生生的小脚丫翘到扶手上展示。柳笛不禁感叹:对于张菲菲、刘晓莉这样的开放女孩而言,在戏里让男人捆来绑去根本不算什么;而对于梅月影,就已经破天荒了。

这时,梅月影忽然开口了,用呻吟一样的声音说:“折磨我吧!”

柳笛吃了一惊,他听见了却不敢相信,就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梅月影提高了声音说:“你折磨我,按剧本上那样!”说着,她静静闭上眼睛,似乎在等他动手。

其实,梅月影早想说这句话了,只是没有勇气开口。几天来,她和李光排戏排的苦恼无比,只要他一碰到她的身体,她的表情和肢体就马上反射性的僵硬起来。每到这时候,梅月影心里总会冒出一种让自己脸红的想法:要是柳笛和她演这样的戏,她一定会配合的很好,随便让他拉拉扯扯,搂搂抱抱,让他打,让他捆也愿意。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,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喜欢他,没有别的。

而李光这个男人就不同了。这个曾经让梅月影那么崇拜的男人,却因为一件事,成了她最反感的人。

那是在他们见面后的第二天下午,梅月影突然接到了李光的电话,说剧团正在排戏,让她到现场感受一下。梅月影向柳笛打了招呼,就高高兴兴去了。因为,在无数少男少女的心里,剧团可都是那样神秘,那样高不可及。舞台上的俊男靓女,可都是他们的偶像。能见到他们的“真人”,能见到那些让人又哭又笑的“戏”是怎么弄出来的,梅月影还真有点迫不及待。

看了一下午排戏,梅月影便要告辞,可李光却非要请她到家里吃饭。梅月影本不想去,一来看李光热情有加,二来对他那个始终没露面的“县城第一美人”的老婆怀着满肚子的好奇,就跟他去了。

可是,令梅月影没想到的是,李光的老婆根本不在家,说是到北京学习去了,空荡荡的家里,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了。

梅月影的“疑心病”马上就犯了。平日里听到的那些关于剧团、关于演员和导演的那些“乱”事,顿时就冒了出来。

梅月影很想走,可是不能。那个男人已经到厨房弄菜去了,锅碗瓢勺已经响个不停,她还不敢因为猜疑就驳了人家面子。

她打量着这间雅致的客厅,一眼就看到写字台上摆放的那位“第一美人”的艺术照,就走过去拿起来端详着。

这时,李光从厨房走出来,在围裙上擦着手,问:“看什么呢?”

梅月影忙举了举照片,笑着说:“李老师,你对象真漂亮!怪不得是第一美人呢!”

李光走到跟前,伸手拿过照片向写字台上一丢,说:“漂亮什么呀?老了!比你差远了!”说着,他向前凑了凑,抬手就搭在梅月影肩上,笑着看住她的脸,说:“小影!要我看你才是县城第一美人呢!”

看着男人的笑容,梅月影心里立即蹦出一个字:“贱”!她急忙向后退,靠在写字台上,撒谎说:“对不起李老师,我们站长打电话让我回去呢!我得走了!”

李光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向餐厅扯去,说:“撒谎!他知道你在我这儿吃饭呢!”说着,他把梅月影按坐在餐桌胖的椅子上,掏出电话,说:“要不我跟他说一声?”

梅月影红了脸,只好乖乖坐在那儿,可小脑瓜却转的飞快。她想:人家一个堂堂副团长,有名的导演,身边整天一堆漂亮女孩围着,能看上你个农村丫头?人家说你第一美女你就第一了?你连一件好衣服都没穿过,一次美容都没做过,一次美发店都没进过,你漂亮什么呀你?

想到这些,梅月影的心放下了许多。她抬头给了李光一个笑脸儿,说:“李老师,还麻烦你弄这么多菜!”

餐桌上,摆着四个简单却很精致的菜,还有一瓶酒,两个酒杯。

看到李光要给自己倒酒,梅月影连忙把酒杯攥在手里,躲开说:“李老师,你自己喝吧,俺不会!”

李光隔着餐桌探过身子,一手抓住梅月影的手腕,另只手掰开她细嫩的手指,把酒杯夺过去,倒了酒,又塞到她手里,还把自己的酒杯凑过去碰了一下,说:“喝了!碰了不喝不礼貌哈!”

梅月影只好喝了一小口,然后是继续推让。她发现,每一次推让,李光就会抓握她的小手,像无意又像故意。她偷偷看了下,自己那白皙的手腕已经被他的紧握弄得发红了,心里再次发慌起来。

她想:再这样恐怕就麻烦了!可不能再对他笑了!她双手握了酒杯藏在桌子底下,一面防备着他的再次抓握,一面微微皱了眉,装出一副忧虑的样子,说:“李老师!这次拍戏,你看俺能行么?不行就换人!要不你从剧团找一个?”

李光一口喝干了他的酒,双眼从梅月影的脸上到胸前来回扫着,嬉笑着说:“行!你不行谁行?剧团里哪有你这么漂亮的?不信你照照镜子,喝了点儿酒,你那小脸儿……

此时,梅月影最害怕的就是“漂亮”这个话题,于是连忙打断他说:“可我老是入不了戏呢,咋办呀?”

李光又给自己倒上,斜着眼睛看着梅月影,嘴角上挂着一抹别有意味的微笑,说:“你真想演好么?”

梅月影暗想:这不废话么?可她又不能说别的,就说:“谁不想呀?”

李光端起酒慢慢喝着,笑眯眯看着梅月影,用哄小孩一般的甜的发腻的声音说:“你能乖乖听我的话么?”

梅月影只好说:“听啊!老师的话哪能不听啊?”她虽然这样说着,可身上有一种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。

李光把酒杯一放,像梅月影伸出一只手,说:“好!既然听话,那就把手给我!”

梅月影身上一抖,忙问:“干啥呀李老师?”

李光说:“你不说听话么?给我!”

梅月影似乎知道又似乎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只好从桌子下抽出一只手,抖抖索索的伸过去。

李光一手抓住她的手腕,一手把她粉嫩的小手握在手里,脸上一副口水快要流下来的表情,边捏弄边说:“你的小手真漂亮!又滑又软!”

梅月影的脸腾的红了,猛地抽回手,着急的说:“干啥呀你!”

李光却一点都不尴尬。他收回笑容,一本正经的看着梅月影,就像老师看着一个犯了错的学生,说:“看见了么?这就是你最大的问题!太保守!太放不开!这样子怎么演戏呀?摸摸手你就反感成这样,那些搂搂抱抱、捆捆打打的戏还有法演吗?别说电影电视上那些吻戏、床戏了,我们那个戏你不看过吗?我老婆让别的男人又抱又吻的,你见了吧?受刑那一场,身上露着那么多肉,让几个男人拖过来拉过去,又捆又绑的,你见了吧?像你这样抵触,那戏还能演吗?还能得奖吗?”他一口喝干酒,又说:“这是艺术!为了艺术就要敢于献身!献身,知道吗?”

梅月影没话说了。这个男人说的这一套,句句冠冕堂皇,在情在理。她想,也许人家真是在启发自己入戏?好一阵,她才嗫嚅着说:“那……那咋办呀?”

李光重重叹了口气,说:“要说办也好办!反正那些戏都是我主动,你被动,到时候你只要好好配合我就行了。我打你,你哭叫,我捆你,你挣扎,随着我走就是了!”

梅月影只好点点头,她知道,也只能这样了。见李光又倒上了一杯酒,就忙说:“别喝了李老师!不少了!”

李光端起酒站起来,也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,脚步不稳的转悠着,说:“我在戏里不就是个醉鬼吗?拍戏前喝成这样,那才真实呢!”说着,他摇摇晃晃就来到了梅月影跟前。梅月影刚站起来,李光就扔掉酒杯,一把就抱住了她,吻上了她的脖子。

梅月影惊叫一声,拼命挣脱,逃了出去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