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谨以此文纪念一位无名烈士  

2016-04-05 17:41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清明节,赴烈士祠祭奠英烈。待闹哄哄的仪式结束后,我留在那幽暗空荡的大殿里,翻看那厚厚几大册本县烈士名录。
          从共产党在我县初创至今,我县的革命烈士共计5600多位。在那泛黄的纸页上,一个个窄长的格子,每一格都曾是一个鲜活的生命。他们怀着一个坚定的信念,把热血洒进我们脚下的黄土。
          在这密密麻麻的名字里,我在寻找一个人。我不知道名字,只知道她姓苏,但是我却知道她被捕牺牲的情况。
         好在女烈士不多,我很快就找遍了,没有她。我询问工作人员,一个漂亮的女孩子。她头也不抬的玩着手机,说:谁知道这名单多少年留下来的了?那谁知道?
        我从内心里原谅了她。这些人牺牲的时候,她的爷爷恐怕还不如她大呢。
        看来,那位姓苏的烈士真的湮没于家乡的历史中了。倘若她芳魂犹在,不知会不会遗憾?
        虽然她被官方的历史遗忘,但我却忘不了她,忘不了一个美丽的 生命陨落的凄美故事。
        她的故事是我的一位邻居老汉讲的,他活着的时候讲过无数次。
        那时候,邻居正当伪军,跟着日本打八路。1942年,周边几十个县的日伪军联合起来,对我县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铁壁合围,所到之处杀人无数,抓人无数,我八路军特别是地方抗日武装、地方各级抗日组织损失惨重。
         邻居说,有一次,他们合围了我县东南部一个村子,把没来得及逃跑的男女老少赶到大庙前的空地上,找八路干部。邻居说,伪军大队长带着他们几个把逮住的人一个个拉出来,看脸看手听口音,凡是脸白的,手嫩的,口音外乡的,立即捆上带走。他说,拉着拉着就拉出来一个女的,虽然穿着一身破衣裳,脸也挺脏,可一看就是漂亮闺女,白脸是拿土现抹的。拉起她手一看,小手又白又嫩。队长说,别看穿的破,这一定是个女干部!又问她,你是哪村的?那女孩低了头不敢说话。队长哈哈笑了,说,别装哑巴啦!女八路!回头对我们说,搜搜她身上!几个家伙就上去扯衣裳,掏口袋,浑身乱摸。这时那女孩急了,说,你们干什么?我就是八路!我跟你们走!一口的外地口音。队长说:绑起来!几个人就把女孩五花大绑的捆起来推到一边去了。
          邻居说:这一回,总共抓回来三个。另外两个是村里的抗日干部,被人认出来,报告了。
          邻居说:那村子离城三十里,当官的骑着大马,我们押着俘虏走路。他说:三十里呢,我们都累的够呛,那女孩被绑着,就更走不快了。他说:城里南街一个叫二皮的小子押着那女孩,老嫌人家走得慢,老推人家,推的时候还摸人家绑在脊梁上的手。摸急了,那女孩就回头瞪着眼骂他,他就笑着说:别急,到司令部里有你好受的!
          邻居说:审问的事俺没参加,不过,参加审的人出来就说,特别爱说那女孩。他们说:那女孩真有种,又吊又打,老虎凳都上了,只说她姓苏,是八路的干部,有用的一句没有。过了没几天,就说日本人发话了,要砍头了。
          邻居说:砍头那天,看的人别提多少了。那几年,杀人的事不稀罕,杀一个年轻女孩还没有过。他说:那天,他就被派到现场了。砍头的是咱西边那个村一个姓宋的,本事不大,挺能吹。听说他是为了在日本人面前露一手,自己报名当刽子手的。
          邻居说:三个人押到西门外,女孩走在最后。虽说没扒掉她的衣裳,可那小褂早打得稀烂,这里那里都露着肉,雪白雪白的,还满是伤。他说:三个人跪在那儿,那姓宋的对女孩说了句话:闺女,先送你上路吧,省的你看着杀他们害怕!那女孩回头呸了他一声,就把脖子伸直,让他一刀砍下头来。
          我问:后来埋到哪儿了?他说:那谁知道?八路又不敢来收尸!说不定就埋到乱葬岗上了吧!
          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短的让人心疼。
          多少年来,我想了好多法子为她寻找续篇,但一个字都没有。
           当年的老八路说:没留下姓名的烈士多了去了!一仗下来,打胜了好说,有战友收尸;打败了,八路的尸体谁来管?敌人随便挖个坑就埋了!再说了,当年的部队,有的打散了,剩下的就编到别的部队去了;有的升级成正规军,随部队走了,死了的谁还记得?
           搞党史研究的人说:他们早知道这事,但查不到记录。当时被围在咱这里的队伍分属好几个部队,谁知道是哪一部分的?当时,各军区之间互相常有交流,也许是别的军区临时派来干什么事的?也许是刚刚调来还没几个人认识的?也许是刚刚参军的青年学生?真的查不到了。
           看来,她真的无法在抗战历史上留名了,所幸的是,她还活在我的心里,活在我这篇短文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