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梅月影(28)  

2016-08-30 10:48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为了这次拍戏,梅月影多年来第一次没有回家住。住在了她办公室的小套间里,并且第一次打电话通知了妈妈。

早在前一天,柳笛就给了她一部老年手机,让她方便和妈妈联系。对这个男人的心细她早就知道,但接过手机,心里还是热乎了一下,不过没再说“俺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大哥”之类的话。回家后,她第一件事就是教妈妈使用这个“洋玩意儿”。好在,那手机上只有她这一个“联系人”,妈妈很快就学会了。不过一边学一边偷偷看她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她知道妈妈是想问“又是那个男人给的?”,就抢先说:“交话费送的!100块,够你打一年了!”

开拍的日子到了。

这一天是农历的十八,月亮虽然缺了一块,但还是又明又亮的挂在天上,照着路边茂密的法国梧桐,洒下一地婆娑的树影。

邓奇和马刚站在不同的角度扛起了摄像机,做了个手势,梅月影就一身环卫装,骑着破三轮车从远处进入画面。张菲菲在后面轻声嘱咐着:“进入角色!”

其实,不用她提示,梅月影就已经“进入角色”了,因为她就曾经是这个角色,这就是“回归”,还用“进入”么?

再说,她在学校也演过几次小戏小品啥的,演着演着就动了真情,让她们那个音乐老师直夸她有“表演天赋”。

所以,当她挥起扫帚扫起那宽阔的街道时,她就一下子就忘掉了正对着她的摄像机,变成了当年那个替妈妈扫街的女高中生,当时的情绪一下子就全回到了心里。

那时候,她心里充满了幽幽怨怨、委委屈屈、悲悲切切,为了父亲的罪孽,为了母亲的辛苦,也为了自己的命运。她一边扫,一边数着路灯,因为她妈妈的任务就是4根灯杆的距离。

这时候,一辆汽车开着大灯风一样从她身边驶过,车窗里扔出两个矿泉水瓶,被风卷着滚出好远,她急忙过去捡了起来。这是剧本上没有的,是她下意识的举动,是她的习惯了。直到现在,她骑车走在路上,看到可以卖钱的东西,还都要忍不住停车去拾,惹得柳笛嘲笑了她好久。

一声短促的鸣笛声响起,他们的车从一个小区大门里开了出来,正好被梅月影的三轮车挡住了去路,辛超然不耐烦地按了几声喇叭。

这也是剧本上没有的。刚才梅月影停放三轮时,灵机一动,就把车堵在了大门口。她想起,自己过去曾经为此挨过不少训斥,有的司机甚至还要说些很难听的话。今天,她想把这些还原出来。

果然,当她慌忙去挪开车子时,辛超然摇下车窗,冷冷的斥责道:“你这车往哪儿放呢?没长眼哪?”说着,加油门走了,一些垃圾被从副驾驶座上扔了出来,废纸和方便袋被风卷起,在月光中飞舞。

梅月影愤愤的望着远去的汽车,完全忘掉了站在她前面不远,正拍她面部特写的邓奇。

这种事她经历太多了。明明可以放成堆的垃圾,却偏偏要随手扔一片。还有住在楼上的甚至直接从窗户里扔了下来。每到这时候,梅月影总会有一种深深地屈辱感。

这就叫“社会分工不同”么?难道你们的“分工”就是无视别人的尊严和劳动,我们的“分工”就是默默忍受你们的鄙夷和轻贱么?

梅月影彻底的“入戏”了。她抛开了剧本,随时添加着自己亲历的情节和细节,抒发着自己的幽怨和不平,宣示着一个社会最底层的贫苦少女的自爱和自尊。

两个小时后,拍摄结束了。

张菲菲冲上来抱住梅月影,响亮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说:“影子!演的太好了!”旁边的柳笛也向她伸起大拇指,脸上挂起赞许的微笑。

两天之后,当马刚蓬头垢面的从房间钻出来时,疲惫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。他把一张光碟向桌上一丢,瘫在沙发上就呼呼大睡起来。

几个人都出来了,开始看他们工作站的第一部“微电影”。

随着优美而略带凄凉的二胡曲响起,半轮残月映照下的朦胧迷离的大街上,故事展开了。小小的人物,寥寥的对话,淡淡的忧伤,仿佛夜空下远方传来的一缕清歌。

二十来分钟的片子很快就放完了,屋里却没人说话,只有马刚轻轻地鼾声。

梅月影心里五味杂陈,有惊喜,有兴奋,也有回首往事的忧伤。当她看到“主演:梅月影”这五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,有了一种做梦的感觉。过去,在老师和同学们夸她“是当演员的材料”时,她做过这样的梦,但很快就被现实给粉碎了。在推出他们的名字的时候,还伴随着她们的头像。她的头像是在摘下帽子和口罩,坐在大树下歇口气的时候的截图,树枝间泻下的一缕月光照着她,凌乱的长发搭在肩上,护着她洁白的脸庞,忧郁而疲惫的大眼正望着昏暗的前方。这时候,一股浓浓的自怜自爱就从心底泛了上来。

原来自己演起戏来还像那么回事!原来自己上镜之后真的那么漂亮!

可是,当她看到身边几个同事时,一阵慌乱又袭上心头:

怎么啦?不行么?

这时,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柳笛开口了。他重重地拍了梅月影肩膀一下,说:“走!喝酒去!庆祝胜利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