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梅月影(33)  

2016-09-13 17:23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33

梅月影抽噎着说:“你都知道了,还对俺这么好干啥?”

柳笛一下子气笑了,学着梅月影的土话说:“小憨妮儿!你爹干的坏事,跟你有啥关系呀?他遗传你的坏基因了?”

梅月影也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,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,幽怨的瞥了柳笛一眼,随即又垂下长长的睫毛,那上面还沾着晶莹的泪珠。她嘟哝着说:“都知道了俺这样的出身,往后谁还看得起呀?”说着,两颗泪珠又顺着苍白的脸颊滚了下来。

柳笛感到,这时候,也许只有温暖才能缓和女孩心中的寒凉。他略一犹豫,伸手就抓住了梅月影放在桌上的小手。

梅月影身子一抖,急忙把手抽了回去,一抹红晕飞上了洁白的双颊。她躲闪着柳笛的眼睛,小声说:“干啥呀大哥!”

柳笛只好尴尬地说:“让你别哭啊!”接着又换上嘲讽的语气,笑着说:“我原来还以为你很聪明呢,原来这么傻呀!”

梅月影没好气的说:“才知道啊?”

话题转到这里,梅月影心里的委屈和不服升了起来,原来那浓浓的伤感倒减轻了。

柳笛说:“真正聪明的人,早就该放下这个包袱了。生在这样的家庭,是你的错么?你父亲犯下的那些罪过,是你的责任么?你家的贫穷,是你的责任么?你为什么老觉着自己有多少把柄被人抓着似的?这不是傻是什么?”

梅月影知道柳笛说的对,但还是反驳道:“你说的轻巧,别人谁这样想啊?他们看俺那眼神,就跟看刚从监狱里放出来胡犯人似的!”

柳笛说:“监狱里放出来怎么了?刘晓庆坐了一年多监狱,出来不还是照样大红大紫?人家还专门写了本书讲那段经历呢!”

梅月影说:“俺能跟人家比吗?”

柳笛说:“毒舌金星厉害吧?人人都知道她是变性人,谁敢看不起?要你是变性人,就不活了?”

梅月影气的打了他一下,说:“你才变性人呢!”

柳笛说:“这种事,你越掩盖,人家越要打听;你越不敢说,人家越要瞎猜!你要这样!”

说着,他双手叉腰,学着女孩的腔调说:“本姑娘家庭就那样,怎么的!本姑娘行得正站的直,又有本事,又有颜值,你能怎么样?”

梅月影终于忍不住笑起来,说:“你学的那是张菲菲好不好?俺可不会那样!”

柳笛笑了说:“不管像谁,你笑了就好。”他起身回屋,不一会儿端来两杯咖啡,放在桌上,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,说:“梅月影,咱好好谈谈吧。”

梅月影心里一动,谈谈?!谈什么?刚才他可喊自己“月影”了!可抓住自己的手了!不会是——她刚动了这个念头,马上就告诉自己,想多了!人家现在不是把那个“梅”字又加上了么?

梅月影说:“谈吧!”

他们从相识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相对而坐,听柳笛娓娓道来,谈一些她听来有些高深的道理。

柳笛说:“这次让你演这种戏,就是为了让你坦然面对过去那些事。那是你心里的伤口,不处理永远都会流血。揭开来擦酒精,涂药水,当然会疼,但疼过之后才会结痂,才会好。你演的时候,不是单单重现你妈妈的那些遭遇,而是无数像你妈妈那样的女人的代表,这就叫文学艺术作品上强调的“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”,明白么?“

梅月影点点头。这些,过去听语文老师讲过,读书时也看过,却从没细想过。

柳笛接着说:“我们站虽然也做广告什么的,但决不能忘了艺术追求。我对这个片子抱很大希望呢!”

梅月影怯怯的说:“人家能行吗?大哥!”

柳笛说:“肯定行!只是到时候别哭坏了!”

几天后,张菲菲和江科长拿出了上下两集剧本,接着又召开了“剧本研讨会”。

梅月影头一次听说了那么多从来没听过的新名词和新道理。她兴致勃勃的听着,记着,虽然故事和她家的故事那么相似,但却没有让她的情绪产生多大的波动。 她心里甚至暗想:懂了这些,自己有空也写个剧本试试。

忽然,梅月影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一看,原来是坐在她对面的江科长正笑着问:“说说你的看法吧?女主角!”

梅月影慌了,在这种场合,她可不敢发言。她可不会那些一套一套的理论。

她红着脸摆手,说:“俺、俺、俺有啥看法呀?”

大伙都笑起来。柳笛说:“说两句吧!想到啥就说啥!这是自由讨论,说啥都行,没事的!”

梅月影忽然有了说几句的冲动。

刚才,就在大伙讨论受家暴的女人为什么“忍”的时候,她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有一次,她爸爸喝醉了酒,要拿给她交学费的钱去赌,妈妈不给。爸爸就把妈妈打一顿捆在床上,翻到了钱走了。临走还吼着说:等回来收拾你!爸爸走远,她哭着去给妈妈解绳子,妈妈却不让,说:别解了!等会儿他回来,赢了还好点,要是输了,饶不了你,更饶不了我!

她想,妈妈和这些女人就像被一条又一条的绳子紧紧捆绑着,比如传统观念、比如严重的自卑、比如社会的漠视、比如不懂法律等等。这些捆绑,有的只要反抗就能避免,但她们不敢;有的稍加挣扎就能解脱,但她们不敢;甚至在有人帮忙松绑的时候,她们都不敢接受。

她就红着脸儿,结结巴巴的把这个意思说了,想不到好几个人竟然夸奖起来。

张菲菲把桌子一拍,说:“好!剧本的名字就改成《捆绑》了!”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张菲菲他们忙着改剧本,刘晓丽忙着设计人物造型、服装,三个男孩忙着找场地,弄道具。

这一天,马刚他们兴冲冲回来了,把怀里抱着的东西向地上一扔,就招呼梅月影,说:“梅子!都给你准备好了!看合适吗?”

梅月影看着那些让她穿的衣裳、捆绑她的绳子和准备打她的皮带和木棍,心里不由颤抖起来。她强行压着内心的波澜,极力装出平静的语气说:“这些不大像,让我回去找吧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