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梅月影(37)  

2016-10-28 20:3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梅月影对这次拍摄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  这些年来,物质和精神上的的双重压力,就像院里那盘冰冷、沉重、被岁月雕琢得斑斑驳驳的石磨,碾碎了她所有粉红色的梦想,让她那颗少女之心几乎变成老太婆一样了。

就在这时候,柳笛的出现却像一缕和风,一抹暖阳,把她带进了春光明媚的新天地。

她感到,自己那颗少女之心被他唤醒了,开始兴致勃勃,开始跃跃欲试,开始对前途充满了希望。

然而,在这一片春光里,却始终有一块阴暗、湿冷的角落。她不知道柳笛的帮助和关爱能不能真的改变她们母女的命运,如果他调走了呢?自己岂不是又要重新跌回过去的日子?

每当她被这些念头折磨的睡不着的时候,就会在自己脸上狠狠拧一下,说:管他呢,先把眼前的事干好吧,难道倒霉能跟自己一辈子?上一个小剧本成功的喜悦,让她平添了决心和信心,但那个剧本毕竟太简单了,没几个情节,没几句台词。这个剧本可就不一样了,她实在没把握能不能演好,起码演出来那些让她心惊肉跳的情景。几天来,她努力的试着,但在众人的围观下,她还是无法入戏,在和李光的那些“对手戏”里,她还是紧张的不行,浑身僵硬成一块木头。

这让她忧心忡忡。

因为夜景戏很多,他们就搬到了影视基地来住了。

梅月影很喜欢这个荒凉破败的大园子。每当朦胧的月色笼罩,萧瑟的风在白杨和垂柳梢头响起,她的情绪就会很容易的回到过去那些苦难的日子,这也正是剧本规定的场景。

这一晚,梅月影看剧本,背台词直到很晚,但却没有丝毫睡意。她走出屋门,缓步来到农家小院门口,坐在一只石滚上。当年,她那个家的门前,也有这样一只石滚,打麦子时候才用。夜,静极了,周围只有草丛中的虫儿在叫。她想起,每当父亲毫无缘由的吼叫、责骂母亲的时候,她都会无奈的跑出来,独自坐在石滚上哭。

这时,柳笛悄悄的走过来,站到她身边,轻声问:“找到当年的感觉了?”

梅月影说:“俺能演成么?你们那么多人围着!”

柳笛说:“你得忘掉我们才行!不管多少人围着,就当不存在!”

梅月影说:“你们就在跟前站着,咋当不存在呀?俺又不是专业演员!”

柳笛说:“专业演员有时候也有这个问题呢!你看现在那些烂电视剧,哭不像哭,笑不像笑,多假呀!”

梅月影说:“说不定俺还不如人家呢!你做好思想准备赔钱吧,谁叫你非让人家演了?”

柳笛也坐到石滚上。石滚很小,两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就碰到了一起。梅月影惊慌的站起来,躲到了一边,埋怨说:“你这人,挤这么近干啥呀?”

柳笛无奈的笑了说:“还这么计较!碰一下都不行!那些对手戏还怎么演?”

梅月影嘴硬说:“这又不是演戏!”

柳笛说:“你就当是演戏,就当我是你男人!”

梅月影心里一动。她明知不可能,但心里不止一次盼望过他是她的“男人”,他今天说出来了,说的却是“就当”,是玩笑,是演戏,不是当真,于是冷冷的说:“你又不是!”

柳笛说:“李老师更不是!”

梅月影心里又是一动,想:不是就不是,怎么‘更不是’?你和他有区别么?就没好气的说:“人家戏里是!”

柳笛夸张的感叹说“哎呀,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我自己演呢!”

梅月影说:“你演哪!反正你是大老板,你想演谁敢拦你?”

柳笛说:“你以为我演不出那个坏劲儿是不是?来,咱试试!”说着,他起身进了小屋,拉亮了灯。

梅月影的心急跳起来。她猜不出柳笛接下来会对她干什么,有些犹豫,又有些期待,愣了一阵,还是进了小屋。

一盏度数很小的灯泡,昏昏黄黄的照着满屋子破旧的家三伙四,活生生就是她曾经的家。木床上,放的就是她和妈妈当年盖过的粗布被子。上面的两块补丁,还是妈妈手把手教她缝的。

柳笛轻轻走到墙边,从木橛上摘下挂着的麻绳,在手里理着。

梅月影看见了,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问:“你想干啥?”

柳笛说:“你爸爸捆你妈是不是用这条绳?”

梅月影垂下长长的睫毛,没回答。她当然记得这条绳子,妈妈不知道多少次被绑起来挨打,用的就是这根蛇一样的东西。记得有一次,她哭着替妈妈解下了这根绳,拿起剪刀就要剪,妈妈却苦笑着拦住了她,说:“傻妮子,你剪坏了这根,他不会用别的?”现在,这个男人拿着它,是想勾起她的回忆,还是有别的意思?

她想了想,好似猜到了他的心,抬眼看了他一下,幽幽的问:“你……你想捆我?”

柳笛说:“不是你,是你妈妈!是那个女主角!”

知道他要试戏,梅月影愣了愣,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句:“那就……捆吧。”接着一歪身子侧躺到床上,上面的那只手臂像没了骨头一样滑落到背后。

柳笛刚抓住那只柔滑的手腕,梅月影就欠了欠身子,主动把下面的手也递给了他。

梅月影清楚的记得,妈妈常常就是这样,不挣扎,不反抗,主动配合爸爸的捆绑。她曾经气愤的质问妈妈:“他要捆你就乖乖让他捆呀?怪不得他老捆你呢!”妈妈却抹着眼泪说:“不让捆?他那疯劲儿上来,还不把胳膊拧断!还不如忍着点,让他那恶气早出来早拉倒呢!”

现在,她就像妈妈那样,乖乖的让一个男人捆起来。她感到柳笛的手有些发烫,有些轻微的颤抖。

这是第一次有男人的手抓握她的手臂和手腕,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有如此的“肌肤之亲”,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似乎是紧张,似乎是兴奋,又似乎是享受。她感到他的动作有些“多余”,有些“过分”,反复调整着她双手交叉的位置和姿势,好像她的手捆起来的样子有多么重要似的。她忽然暗想:他不会是故意要玩一玩自己的手吧?想到这里,梅月影的脸顿时热了起来,心开始怦怦跳。她不自觉的彻底让自己的双臂瘫软下来,任柳笛交叉着绑了起来,还柔柔的告诉他:捆紧点儿。最后还不忘提醒他捆住自己的双脚。

其实,柳笛此时也正经受着生理反应的折磨。这毕竟是自己深深喜欢的女孩,这毕竟是青春少女的手脚,白皙而柔嫩,滑腻而柔软。平时,她总是那么警惕的保护着自己,躲避着任何并不过分的身体接触。而今天,她却顺从的把手脚交给了自己,这不能不让他心动。

然而,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卑鄙。本来是冠冕堂皇的帮人家练习演戏,怎么就有了这样龌龊的冲动?

他强行压下心里的乱七八糟,伸手摸了摸梅月影手腕上紧勒的绳子,关切的问:“这样行吗?”

她轻声说:“没事儿。”

柳笛说:“忘掉你自己,体会一下角色的心理活动吧!”

梅月影干巴巴的说:“你出去吧。”

柳笛拉灭电灯,走了出去,随手带上了门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