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梅月影(43)  

2017-02-08 16:57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柳笛知道女孩指的是什么,但还是随口问了一句:“怎么啦?”
      梅月影没好气的说:“你说怎么了?”
      此时,她微微低了头,双手交替揉着手腕上那绳子勒出的印痕。她的肌肤太过柔嫩白皙,那几道红红的绳痕至今还那么醒目,甚至连绳上的花纹都还清晰可辨。
      柳笛再次扯住她的手,用手指沾了酒在那些绳痕上涂擦着。
      梅月影挣了两下,但没有挣开,压低了声音叫到:“你干什么?”
      柳笛故意气她,笑着说:“都让别人折腾好几天了,还这么保守?碰一下都不行?”
      梅月影的小脸一下子红了,气哼哼的说:“那是演戏!”
      柳笛一下放开她的手,笑着说:“你还知道那是演戏呀?知道是演戏还这么苦大仇深的?真把李老师当成流氓恶棍大坏蛋了?”
      梅月影想不到柳笛的话在这儿等着她,不由得噎住了,好一阵才嘟哝着说:“俺看差不多。”
      柳笛不由得警觉起来,问:“那天你到他家去,到底怎么了?”
      梅月影的脸又红了。她想说那天李光的“坏”,可细细一想又说不出到底有什么“坏”,只好说:“他要跟我试戏,我就跑了。”接着又补充到:“要知道他媳妇不在家,俺才不去呢!”
      这些柳笛早就知道了。第二天,李光来到剧组就说了。
      但是,看到梅月影的反应,他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安,就问:“就这?他没怎么你吧?”
      梅月影看到柳笛那突然变得疑惑、急切甚至有几分怒气的眼神,急忙说:“他敢!”
      柳笛放心了。他了解这个女孩的性格,如果真有别的,她是敢以命相搏的。
      他笑起来,说:“试试戏又怎么了?别神经过敏了!”
      梅月影急忙争辩说:“谁神经过敏了?反正俺看着不像好人!说话那样儿的!看人......那样儿的!”
      柳笛笑着追问:“哪样儿的?”
      梅月影发现柳笛在逗她,就隔着小桌用筷子在他手上打了一下,说:“就你这样儿的!”
      柳笛哈哈笑起来,端起酒杯和梅月影的杯子碰了一下,微笑着看了梅月影,说:“来,干一个!这回多亏了你的神经过敏呢!”
      梅月影没听明白,虽然端起了杯子,但没喝,扑闪着眼睛看着他。
      柳笛说:“正因为你心里把李光当成了坏家伙,才演的这样真实呀!他捆你打你的时候,你就忘了是在演戏,真当他在欺负你了!那种委屈、怨恨、愤怒自然就爆发出来了!你是歪打正着了!”
      梅月影慢慢喝着酒,没说话,但心里不得不承认柳笛说的对。看着剧本,她的感情虽然强烈共鸣,但一旦当着众人正式开拍,却没法进入剧本规定的角色。正是由于认定了李光不是好人,他那些表演才引起了她本能的反应。
      柳笛接着说:“要换一个你心目中的大好人来演,比如我,你肯定演不成。”
      梅月影忍不住笑了说:“你就自夸吧你!”
      柳笛故意夸张的瞪大眼睛,说:“难道我在你心目中不是好人么?”
      梅月影喝干了酒,脸上已是一片桃花,低了头笑着说:“你说呢?”
      
  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