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春风

唯有梦里春风动,化茧成蝶彩翅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《梅月影》(42)  

2017-01-07 16:19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为了拍戏,梅月影好几天没回家了。完工后,天色将晚,她却执意要回家。
      她不看柳笛,低了头幽幽的说:“头儿,俺回家呀!”
      柳笛端详着她那疲惫、憔悴的脸,说:“今天回什么家呀?你还没从戏里出来呢,一脸旧社会受气小媳妇模样!你妈见了,不定以为我让你受了多大委屈了呢!”
      梅月影嘴角微微翘了一下,算是对柳笛这句笑话的回应,瞟他一眼,说:“还说呢!你几天没让人家走了?”其实,她的话只说了一半,另一半是,她的情绪还没有彻底从这几天的压抑委屈中挣脱出来,只想一个人呆一呆、静一静,不想和同事们在一起瞎扯乱谈。
      柳笛说:“走也行!我送你!明天在家收拾收拾!后天去接你!”
     
      柳笛拉上梅月影,没有直奔她回家的路,却径直开到城边一家饭店门前。
      他拉开车门,招呼梅月影下车,她却赖在车里不肯出来,惊疑的问:“干啥呀大哥?还吃饭呀?”
      柳笛笑着说:“这几天你太累了,也没正经吃一顿饭!你看你现在这副样子,无精打采!幽幽怨怨!委委屈屈!灰头土脸!你妈见了不怀疑?”
      梅月影眨巴着大眼望着柳笛,猜着他这几句话是真是假。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到底有多狼狈,值得这个男人用四个贬义词儿来形容,但知道肯定不像平常回家那样高高兴兴,容光焕发。她想:也许这个男人说得对,自己该放松放松,让情绪恢复正常,要不然母亲肯定会起疑。她知道,母亲和自己一样敏感,自己身上哪怕一点点微小的变化,都瞒不过她,都会在她心里引起一连串“咋着啦?”
      柳笛要了一个小包间,又点了菜,还要了酒。
      梅月影连忙阻拦,嘴上说:“还喝酒呀?”心里却说:“你让我喝的满身酒味,就不怕我妈怀疑了么?”
      柳笛笑看着她,说:“一个大姑娘家的,满身酒气回家,怕你妈怀疑是不是?”
      梅月影知道,自己的什么心事都瞒不过这个男人,就赌气说:“知道还要酒!要了你自己喝哈!”
      柳笛笑着说:“那哪儿行啊?专门为你要的呢!”
      梅月影说:“故意让人家回家挨骂是吧?”话没说完,柳笛已经为她倒上了酒。她没阻拦,只是说:“你老让人家喝酒,说不定哪天俺妈就不让我跟你干了哈!”
      柳笛喝着酒说:“我才不怕呢!大妈不让干,你也舍不得!”
      梅月影第一次笑了,说:“你就这么自信呀?你这儿就这么好?”和这个男人半玩笑半认真的谈话,让她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。
      柳笛说:“当然!”
      梅月影把小嘴一撇,说:“你以为人家离了你这儿就没地方去啦?”
      柳笛说:“那还就是!离了我这个伯乐,谁把你当千里马?离了我这棵梧桐树,你这凤凰往哪儿落去?离了我这个制作人,你上哪儿当明星去?”
      梅月影撒娇的嘟起嘴,说:“谁稀罕你这明星啊?你看人家这胳膊!”说着,她把一只手伸到柳笛面前,扯起袖管,露出白皙柔嫩的手腕。那上面,绳子勒出的红红的印痕还清晰可见。她担心的说:“你看你看!这要让我妈看见了,那可怎么办?”
      柳笛一把抓住那只小手,说:“呀!还没消退哪?这李光把你捆得也太紧了吧?”说着,另一只手就替她揉起来。
      梅月影猛地抽回了手,脸上刚刚出现的轻松表情一下子消失了。她幽怨的白了柳笛一眼,说:“是谁把我送到他手里的?不是你么?”
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